Aliceblueberry

愚蠢的构图:黄金分割与三分法!

LOFTER摄影:

Terry F:



前言:


“成功的构图就是强烈的观察方式”,黄金分割和三分法是完全错误的。


这不是哗众取宠,


愚蠢就是愚蠢,没有灰色地带,不要给自己找理由和台阶。



-------------------------

 
愚蠢的黄金分割

一切以画面中不存在的线条来控制构图的行为都是愚蠢的。用数学领域的黄金分割法来控制构图更是可笑至极。


相信大家在刚开始学习摄影的时候已经接触了不少的教程和文章急切地向你灌输黄金分割或者三分法的妙用,鼓励大家把主要内容放在这些横竖的线条交点上。他们还会告诉你古希腊人在研究数学的时候发现了这一特性,可以表现和谐,是广泛存在于自然界的一种现象,是人体各个部分的比例也是人类的视觉焦点。


来源:影视工业网(百度百科)


按照这个理论,你吃鸡用的八倍镜应该设计成这样才对:



然后还有一些教程再列举说明《蒙娜丽莎》的脸是黄金矩形等等。



来源:手机摄影构图大全(简书)


按照这个理论,达芬奇对蒙娜丽莎的鼻孔最感兴趣。


--------------------

 
黄金分割是怎么成为“真理”的

但是他们在教程中夸夸其谈的时候却浑然不知黄金分割是作为一个数学现象被发现的,也仅仅只是一个数学现象而已,或许自然界中有些东西恰好落在了黄金分割的位置附近,但大自然在万亿年的演变中并没有哪位造物主用尺子量着去修正生物的进化方向。


最初将黄金分割应用到艺术上也只是源于一次误解。1799年马里奥•里维奥他写了一本关于黄金分割的书,将黄金分割与方济会修士卢卡·帕西奥利的学术发现联系在了一起。而在帕西奥利本人并不赞同将黄金分割运用到艺术上,他于1509年编撰的《神圣的比例》反而更加推崇公元前一世纪的建筑大师维特鲁威的系统合理比例。只是因为帕西奥利与达·芬奇是好朋友,而达芬奇的一幅名为《神圣的比例》的插画让人们以为达芬奇就是因为使用了黄金分割才能创造出这样优秀的作品。



达芬奇《神圣的比例》


在论证黄金分割的过程中,人们的分析方法也存在巨大漏洞。很少有人去问艺术家:嘿,你这张图是用黄金分割画出来的么?反而抛开因果联系,用统计学的方法去计算黄金分割的使用率。在十八世纪之后更有一些人用统计学的方法将黄金分割比例关系扩散到音乐、绘画、雕刻、建筑等各个领域,在这些始作俑者的人里面难以找到真正的艺术家。说白了就是一群数学家用数学的方法将数学理论强加在艺术上。如此荒谬的理论和做法却像流感病毒一样飞快地扩散开来。


因为人的本性就是想走捷径,想偷懒。


人类是懒惰的生物,总是想着用简单的定律去理解自身复杂的现象:网络上随处可见试图用一两句话概括大智慧的“大师”,现实中也不断有人用几个词语来给别人打上标签,从日常生活中的818到算命先生提出的弦理论都是如此。难得有一些具有探索精神的人用科学的办法去理解现象,但他们的论述却再次被淹没在懒惰和无知之中。因此,黄金分割这个“懒惰”的方法顺理成章地被世人所认同。



或许对于一些人而言,(√5-1)/2≈0.618 这样的黄金分割表达式都难以理解和应用了,于是干脆进一步简化成三分法,也就是将画面分为横竖三等分,利用这样四条线来进行构图的方法也被称为井字构图,线条交叉的位置被认为是视觉的兴趣中心,应当把焦点放在此处。介绍到这一步,可能聪明的你已经发现黄金分割并没有和三分法的线条重合,如果黄金分割是视觉兴趣中心,那么三分法则不是,反之亦然。可笑的是,就是这样两个互相矛盾的理论被许多人认为是同一件事。大量的文献中都充斥着“黄金分割又名三分法”这样的开篇论述,可见作者完全没有去考究这两个名词的真正意思,盲目地承担着一个错误理论的传教士。


来源:百度经验文章 发布者:lvyu87816


用黄金分割或者三分法来解释视觉兴趣中心毫无根据,那么人眼的视觉中心到底在哪呢?我们不妨做个试验



如果给你一张这样的卫星地图,请问你最先看到哪一部分呢?



是黄金分割的四个点?



还是画面正中心?



还是画面里,明度反差较大,色彩反差较大,或者纹理有特殊规律的区域呢?


如果画面没有明显规律,我们的视线首先会落在画面中心点,找中点是我们的视觉习惯,也是我们很擅长的事情,现代枪支使用觇孔式瞄准器也是源于这个道理。



当我们看的物体能够让我们察觉到它们某一部分比其他部分更重要的话,我们首先会去找到这个重点(或者画面异常区域)。在地图上湖水和海水的色彩和明度都和其他区域大不相同,中间有一些有规律的纹理线条,这些都是吸引我们目光的区域。


------------------------

 
放弃了黄金分割,我们该如何构图?

千万不要以为我这篇文章是为了打破规矩而写。


要知道,任何打破规矩的行为,都是有着更高级的规矩来给予支撑的。


那么请大家切记:一切以画面中不存在的线条来控制构图的行为都是愚蠢的。


我们理所应当以实际的内容和主题情绪(作为规矩)来进行构图。



以上图为例,我在拍摄的时候,将人物放在中心区域,原因并不是单纯是为了利用“视觉兴趣点”来提高主体地位,更主要是为了平衡画面左右的“分量”。



画面有三个元素:鸟,人和裙摆。其中裙摆画面占比最大,但是明度较低,与背景没有太大反差,存在感低;鸟画面占比最小,但是明度高细节多,与背景反差也很大,存在感最高;这两者在面积与存在感的权衡下,已经让画面左右达到了某种意义上的和谐,因此主体理所应当需要放在中心位置来维持这个平衡。


照片的地平线没有像某些教程说的“放在黄金分割线上”。因为在这张照片中,黄金分割地平线会让上部太“轻”或者底部太“重”,打破原本的平衡。


希望上述讲解能够让大家明白构图的复杂性,我们不能只通过考量画面中的一两个要素做出最终的构图,必须综合考虑画面中的焦点、线条、光影和色彩各自所处的位置,根据主题和情绪的需求,要么让画面元素要么以某种方式在视觉上平衡,要么发生冲突产生矛盾。


下面两张电影截图,大家不妨用上述思路分析一下构图原理吧。



切记: 

用画面中不存在的线条去规定构图方式是十分荒谬的做法。


但是我们一定要找到更高级的“规矩”来打破低级和错误的“规矩”。


----------------------

 
写在后面的话

我第一次提出上述观点的时候,受到了许多强烈的反对意见。似乎一些人觉得有些名作里使用了黄金分割,就说明这个方法一定是对的。


这种态度就等于重蹈统计学的覆辙。许多作品中的主体,是因为其他原因恰好落在了黄金分割或者三分线上,另一些则是作者本身已经受到了这些规矩的误导,由于他们本身有着一定的地位,让他们的错误看起来是对的。


三分法这些东西,不会毁片,所以大家容易觉得这是对的,因为我们找不出什么毛病。但是用一种错误的方式去思考构图,只会限制摄影师对画面的理解,制约进步。


这就像当年大家都觉得喝板蓝根可以预防“非典”一样。没什么坏处,但也没什么卵用,有这抢购板蓝根的精力,不如做好其他更有价值的预防工作。


不过好像喝板蓝根比其他预防工作更简单呢


所以还是去抢板蓝根吧。



--------------------


微博上的一些提问(建议)以及回复:




留言:这么说简单点 很多经典三分构图的呈现是多种因素综合的结果 而不分素材从一开始就把三分作为目的是愚蠢的


回复:比我总结的还要精辟




留言:三分法本身就只是让一些还没审美的新手,减少犯错。如果有经验的摄影还是应该打破限制,根据表达内容来构图。我是这么认为的~


回复:如果是一个可控的教学环境,给新人介绍三分法一类的东西可以帮助避免犯错,但前提是可控的教学环境,因为之后还是需要用更先进的构图法去取代三分法。不过这个问题与本文无关,本文只讨论对与错,不聊教学法。




留言:其实这些构图上的技巧,本质上都可以用提高拍摄者的审美来代替。当审美上去了,取景的时候会很自然去寻找一种画面中的和谐,而不是照本宣科的把画面去匹配记忆中构图的点


回复:说的很好,的确可以从审美角度去谈构图,不过我感觉会把事情复杂化,聊构图还是可以稍微具体和实用一些的。




留言:存在即合理,三分法更适合基础较浅的入门者,毕竟构图最重要的是追求稳定和平衡,通过三分法能尽量减少犯错的几率。当然有一定的经验之后就需要打破这些规矩,根据实际情况去创作。我是这么认为的


回复:从哲学的角度去说,存在就是存在,合理有两层意思,一层是“合乎人类之道”,此时合不合理是人来定的。比如说防火烧山,曾经合理,如今不合理;三分法曾经合理(因为缺乏论证),如今也不合理(因为有了新的论证)。另一层是“合乎自然之道”此时实际上这是个废话,因为存在就是存在,万物皆自然之道。


不过话说回来,你讨论的东西是教学法,而不是对与错,所以与本文无关。




留言:“算命先生提出的弦理论”……额……大概我理解错了


回复:当爱因斯坦提出的广义相对论与量子物理发生冲突之后,物理出现了两套法则,一套是宏观宇宙的广义相对论;另一套是微观世界的量子物理的理论。人们一直在努力统一这两个理论,想找到一套能应用于所有情况的理论。于是就有人用数学的方法算出了“这个世界是由震动的弦组成的”。这个结论是无法实验论证的。所以充其量只能算一个哲学理论,就像二元论一样,你说人类有没有灵魂?这也是无法实验的。


黄金分割和三分法也是出于这样的目的,想用一套规律去总结所有构图。这种行为很天真。因为我们还没有强大到能够给所有现象都找到同一个规律。许多看似高大上的“一句话”总结行为,都挺幼稚的。




The Spider Men (2)

前文链接

一堆跟蜘蛛侠沾边的片段 严重时间线操作 并没有情节==

重度YY预警,请勿上升真人预警,OOC预警

这节挺智障的。。痕量豆--》天单箭头预警 我不是豆黑啊

求不喷orz


3.[赫尔辛基的晚宴上The Six拍了一张合影。羽生前辈和博洋---两个高个儿---怕他溜边上显得忒矮看不见,于是默契地把他夹在中间,试图把这颗豆子拔高一寸。


你们的好意我领了,宇野昌磨心里苦笑道。可是,真的不用在我背上偷偷摸摸把手叠在一起啊。


晚宴将尽,大家的告别都有些言不由衷:毕竟下一次重逢就是奥运赛季了。寻常的“再见”也隐隐透着下战书的意味。


博洋和羽生前辈可能是唯二没有被微妙气氛影响到的。两个人依旧凑在一块,互抛小蜘蛛吐丝。


“Say bye~ ”他听到羽生前辈说。

“Bye~“再见啦。]

-------------------------------------------


一阵阵哄笑声将宇野昌磨从陈旧的回忆中抽离出来。


金博洋头发湿漉漉的,两颊绯红,白衬衫的前胸泅散开一片玫瑰金色。羽生结弦紧挨着他,脸上抹满了草莓布丁的胡须,眯眼笑得像只粉红的猫咪。看来,有两位新人被集体捉弄了呢。


“那阵子yuzu师兄经常外放爆款女团舞曲,Up & Down什么的,和boyang师兄两个人又唱又跳,疯疯癫癫的还妄图拉我下水---哇,太可怕了。“


大家并不打算轻易放过他们。气氛空前热烈,不论婆家前辈、娘家助攻、国际闺蜜还是蟋蟀师兄,都在争相吐槽那些年被yuzu和boyang塞过的狗粮。平地摔撒娇求被捡,冰上冰下深情对视的眼,刷屏的恶龙咆哮与happy表情包,互换的外套。宇野昌磨默默听着,看着博洋害羞地缩起来(眼神不离他的前辈),后者托着下巴,津津有味地听他自己的故事。


那是被玩笑过滤的、滋味复杂的岁月。


“Yuzu,天总,老实交代!你俩啥时候好上的?”司仪戈米沙痛心疾首状,“就在我这个翻译官眼皮子底下暗戳戳搞起来,枉费我一片红娘心啊!”


大家纷纷起哄,鼓掌声、口哨声,不一而足。博洋笑得滚在羽生怀里,让桌面藏住了脸。羽生前辈梗着脖子,正襟危坐,仿佛面前有只无形的话筒,虽然磕巴出来的只是:“It's just, err, a long long time ago...  “ 然后他也投降了,趴倒在桌上寻找掩护,试图躲避铺天盖地的笑浪。


渴望这个问题答案的当然不止朋友们。宇野昌磨记得,网页标题上,印着斗大的两人名字,倒钩似的问号。小报和周刊充满恶毒趣味地曲解他们评价彼此的每一句话,研究拥抱时手放在腰和臀上的位置规律。更多时候是将两个人进行全方位无死角的对比,争论究竟是谁配不上谁。但金博洋和羽生结弦早就不在乎这种声音了。他们连何时领的证都懒得说。


(“几时间天总接了牛哥案?”--周知方 “你说咱这白菜咋就被日本海对面那头猪拱了呢?--金杨)


至于老铁们,所知道的只是2018年夏天的某一天,yuzuru和boyang若无其事地在ins小号上发了同一张手比在一起的自拍--大家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蜘蛛侠和我爱你只有一步之遥。


蜘蛛侠。赫尔辛基。greenhouse,小奖牌颁奖仪式,晚宴,碎片聚拢起来了--宇野昌磨觉得自己可能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唯一辨认出互抛的蜘蛛吐丝手势里朦胧情感的人--但又有什么所谓呢?他仅仅是个旁观者啊,一直都是。


梅德韦杰娃把墙角黄噗桑和粉佩琦的气球拉近,于小雨往他们怀里塞了一只巨大的蜘蛛侠玩偶。镜头齐刷刷地对准了他们。


那位无可争议的冰上王者, 此刻褪下了考斯滕,挥别了“一定要赢”的誓言,打破了“I must be clean“的桎梏,像个最普通的人那样笑得柔软又安心。那位不可思议的火星男孩还是初见的样子,懵懂清澈,日后所有的惊艳,骄傲和顽皮含在眼底尚未绽放。


年轻的、一往无前的英雄们,也会为了彼此停下来吧。


两个明亮的人重叠在一起。温暖的洪流席卷过心间,即使太阳并不属于他。


宇野昌磨微笑了。他是全心全意地为他们祝福。


[后面跳回平昌-米兰时间线啦orz]

[题外话 Maroon 5的Sugar迷之婚礼神曲 特别是I don't wanne be needing your love, I just wanna be deepin' your love两句,总让我想到ABO文里天儿甜甜的信息素和柚子高贵冷艳的信息素缠绕在一起。。Sugar, yes plz。]


[授翻]Q&A:在金博洋身上投入精力是值得的吗?

川宁:

>>Q&A:在金博洋身上投入精力是值得的吗?


>>原文/the-real-xmonster


>>翻译/川宁


>>原文地址 http://the-real-xmonster.tumblr.com/post/173234629154/hi-im-new-to-figure-skating-but-i-really-like


>>科普向,也许。括号内部分为译者注


>>为了和单人tag不冲突就分了两份发…




--------------------




Quaselasea04提问:


你好!我是花滑的新粉,但我很喜欢金博洋。可是我看到文章说他的用刃并不像小分表(protocol)里看起来那么清晰,还说假如裁判真的公平的话,他确实应该在大部分的跳跃上获得较低的GOE。我被建议不要在他身上投入太多的精力,因为他没有足够潜质等待开发,这种建议让我很沮丧。我想知道我是否应该认真对待它们。谢谢!




--------------------




稍等。


你确定我和你和你说的那个人在讨论的是同一个选手吗?


金博洋?出生于1997年10月3日?两次世锦赛铜牌获得者和新晋四大洲锦标赛冠军?[1]


[1]:此处指16年4月波士顿WC、17年4月赫尔辛基WC、18年1月4CC




这个有着超可爱笑脸和完美肤质的小男生?





让人惊叹的小蜘蛛?





他?





右边这个和羽生、宇野一起发送可爱电波的小男生?





如果我们说的确实是他,那么,抱歉,但是请问给你提建议的人在说什么胡话?


什么用刃问题?金博洋是世界上为数不多在Lz(Lutz jump,勾手跳)和F(Flip jump,飞利浦/后内点冰跳)上绝对不存在任何问题的选手。他在全部六种跳跃上的基本技巧都是无可非议的:


没有过度的存周(pre-rotation,预转体),没有习惯性的周数不足(under-rotation),拥有完美的空中姿态、极好的跳跃高远度、可靠的刃跳(Axel & Loop & Salcow)、华丽的点冰跳(Toe & Flip & Lutz),还能轻而易举地做出世界上最棒的Lz。





被裁判高看这样的争议往往很难发生在他身上。即使博洋的分数存在任何争议,也只能是因为他总是在技术组裁判那儿遭到过度严格的审查。


当他仅仅因为跳跃落冰在四分之一周界线上(规则认定四分之一周以内为足周)就被判定周数不足,而他的一些对手落冰更明显地不达标却没有被扣分这样的情况,我不需要思考就能举出好几个例子。咳,比如米兰的短节目。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博洋在跳跃的难度进入和难度滑出上都还有待提高,所以他往往不能得到很高的GOE加分——当然,裁判也往往不会轻易给他高分,但他能完全清晰地展现:冰面覆盖和利用(ice coverage)的各项标准、良好的落冰滑出、可辨认的三周跳难度进入,同时他也总是能使他的跳跃合上音乐节奏。这样他的每个跳跃就有三到四个加分点,值得GOE+1或+2。


当然,如果你能找到任何那些裁判“不公平地”给他判了比这更多的分数的例子,那我会非·常·乐·意听到它们。如果你想的话,请随意用虚伪之类的词汇来形容我。


但是,是时候让博洋得到他应有的褒奖了,毕竟裁判像分发糖果一样把它们分给很多别的顶尖选手。




让我们再谈谈“潜质”的问题,噢博洋实在有太·多·的·潜·质了:他在滑行技巧、表演、衔接、所有的PCS(Program Component Score,节目内容分)部分都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就在刚刚结束的这一个赛季,当他找到了正确的训练重点、正确的选曲、正确的编舞之后,你已经可以看到他能提升什么样的程度了。




而且,说真的,就像对地球上任何别的事物的热爱一样,为什么要用潜质来简单地衡量“是否为一个花滑选手投入感情”这种问题呢?


你会因为古典文学的作者都已经去世了,再也不可能写出新的作品,而不去阅读它们吗?选择任何一个你感兴趣的选手,看他们的比赛,欣赏他们,爱他们,把你的时间投入到和他们有关的事情上,因为,说真的,为什么不呢?简单地说,喜欢上花样滑冰就是这样的事,不是吗?




--------------------




翻译授权





--------------------




>>感谢作者写它,感谢作者同意我翻译它


>>本篇开放任意平台转载,包括但不限于lof站内及qq空间、微信pyq


>>本篇开放任意平台搬运,要求注明原文作者、原文链接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窥屏二人组的脑洞 关于去蟋蟀后的一个小段子hh bug众多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与现实世界里发生的事联系一点也不甜】

 

《Quint和4A练了吗?》

 
 
 

(蟋蟀俱乐部,陆地练习,两个十二三岁小女单的窃窃私语)

 
 
 

“羽生结弦和金博洋选手真的好厉害啊…不过他们似乎关系并不是很好呢。”

 


 

“啊,是吗…?他们看起来似乎都是挺温和好相处的人啊。博洋选手总是咧着虎牙笑嘻嘻的,而结弦选手碰到谁都会道一声'哦哈哟'呢。”


 

“对啊。可是我有一次看到他俩直接擦肩而过,就像…根本不认识一样。”


 

“Javier说他们在切磋五周跳和阿克塞尔四周呢…竞争激烈的对手,大概只能是点头之交吧。”

 
 

“咳,Javier的话你也信啊。”

 
 
 

 

 
 
 

(冰场,踱步的两人)

 
 
 

即使隔着整个冰场,他也能认出彼端的人影。玫瑰金的风衣在冰面上可谓是流光溢彩,衬得男孩更加白皙---虽然,他看得并不真切。

 
 

他心里明白,博洋也看见了自己。不过羽生结弦并没有打招呼的打算,睨了一眼后就埋着脸继续朝冰场的另一头走去,点进Instagram的私信界面。

 
 
 

“Boyang:五周练了吗?“

 
 

---回想当时,他在twitter上发现这张图,如获至宝地发给博洋。谁知博洋早有准备,淡定地以另一张表情包回击---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博洋如是说。

 
 
 

”没有哦。“


 

对面的男孩鸦睫低垂,直勾勾看着手机屏,面朝他的方向走来,脚下的步伐没有一丝犹疑。

 
 

---普鲁申科,他们共同的偶像,屏幕里笑容随他的步伐起落着,笑得那么邪魅又意味深长,仿佛下一秒就会执起他俩的手,怂恿他俩共舞Tango Amore。

 
 
 

“Yuzu:4A练了吗?“


 

---后来的每个早晨,他们都拿这两张图互相问候。虽然一个说怕疼,一个说怕累,但Brian Orser,他们的教练,发际线的确是一天天向后退去。


 

冰场大而空,回响着他俩的足音。场边两个人影心照不宣地互相试探,仿佛身处一场大型探戈。


 
 

近了,近了。男孩的衣袖拂过他的身侧,一阵轻微的颤栗。


 
 

”没有哦。“

 
 
 

一步之遥。他们擦肩而过。

 


羽生结弦冷不丁回转过身,敏捷地圈住了那个玫瑰金的肩膀,考拉熊似的蹭了上去。

 
 

大白鹅用翅尖蒙住了小蜘蛛的眼睛。小蜘蛛微弱的惊叫被他封在嘴里,一同被封住的还有尝试拔下大白鹅翎毛的动作。


 

甜美而温润的气息,和冰场的冷冽有点不相容呢。

 
 

“バカ。”经历了一个吻那么长的时间后,他们分开了,他在男孩的耳际呢喃着。

 
 
 

博洋用鼻尖拱了拱他的颈窝,顽皮地笑起来:“你也是。” 

 
 
 


 

 

“羽生结弦和金博洋选手真的在练习4A和5周跳吗?”

 
 

 “他们真的不熟吗?” 

 

这大概是困惑小女孩们永久的谜题。

 
 
 
 

 【原型算是我的朋友和我吧在微信上每天拿对方的傻笑照互相问好】 

 
 
 

 [lofter排版有毒吧 底下这么多空白为啥删不掉啊woc]
 
 
 
 
 
 
 
 
 
 

 
 
 
 
 
 
 
 
 
 
 
 
 
 

 
 

 
 
 
 
 
 
 
 
 
 
 
 
 
 
 
 
 
 
 
 
 
 
 
 
 
 
 
 
 
 
 
 
 
 
 

 
 
 


 
 
 

 
 
 
 
 
 
 
 
 
 
 
 
 
 
 
 
 
 
 
 
 
 
 
 
 
 
 
 
 
 
 
 
 
 
 
 
 
 
 
 
 
 
 
 
 
 
 
 
 
 
 
 
 
 
 
 
 
 
 
 
 
 
 
 
 
 
 
 
 
 
 
 
 
 
 
 
 
 
 
 
 
 
 
 
 
 
 
 
 
 
 
 
 
 
 
 
 
 
 
 
 
 
 
 
 
 
 
 
 
 
 
 
 
 
 
 
 
 
 
 
 
 
 
 
 
 
 
 
 
 
 
 
 
 
 
 
 
 
 
 
 
 
 
 
 
 
 
 

 
 
 
 
 
 

 
 
 
 
 
 
 
 
 
 
 
 
 
 
 
 
 
 
 
 
 
 
 
 
 
 
 
 
 
 
 
 
 
 
 
 
 
 
 
 
 
 
 
 
 
 
 
 
 
 
 
 
 
 
 
 
 
 
 
 
 
 
 
 
 
 
 
 
 
 
 
 
 
 
 
 
 
 
 
 
 
 
 
 
 
 
 
 
 
 
 
 
 
 
 
 
 
 
 
 
 
 
 
 
 
 
 
 
 
 
 
 
 
 
 
 
 
 
 
 
 
 
 
 
 
 
 
 
 
 
 
 
 
 
 
 
 
 
 
 
 
 
 
 
 
 
 
 
 
 
 
 
 
 
 
 
 
 
 
 
 
 
 
 
 
 
 
 
 
 
 
 
 
 
 
 
 
 
 
 
 
 
 
 
 
 
 
 
 
 
 
 
 
 
 
 
 
 
 
 
 
 
 
 
 
 
 
 
 
 
 
 
 
 
 
 
 
 
 
 
 
 
 
 
 
 
 
 
 
 
 
 
 
 
 
 
 
 
 
 
 
 
 
 
 
 
 
 
 
 
 
 
 
 
 
 
 
 
 
 
 
 
 
 
 
 
 
 
 
 
 
 
 
 
 
 
 
 
 
 
 
 
 
 
 
 
 
 
 
 
 
 
 
 
 
 
 
 
 
 
 
 
 
 
 
 
 
 
 
 
 
 
 
 
 
 
 
 
 
 
 
 
 
 
 
 
 
 
 
 
 
 
 
 
 
 
 
 
 
 
 
 
 
 
 
 
 
 
 
 
 
 
 
 
 
 
 
 
 
 
 
 
 
 
 
 
 
 
 
 
 
 
 
 
 
 
 
 
 
 
 
 
 
 
 
 
 
 
 
 
 
 
 
 
 
 
 
 
 
 
 
 
 
 
 
 
 
 
 
 
 
 
 
 
 
 
 
 
 
 
 
 
 
 
 
 
 
 
 
 
 
 
 
 
 
 
 
 
 
 
 
 
 
 
 
 
 
 
 
 
 
 
 
 
 
 
 
 
 
 
 
 
 
 
 
 
 
 
 
 
 
 
 
 
 
 
 
 
 
 
 
 
 
 
 
 
 
 
 
 
 
 
 
 
 
 
 
 
 
 
 
 
 
 
 
 
 
 
 
 
 
 
 
 
 
 
 
 
 
 
 
 
 
 
 
 
 
 
 
 
 
 
 
 
 
 
 
 
 
 
 
 
 
 
 
 
 
 
 
 
 
 
 
 
 
 
 
 
 
 
 
 
 
 
 
 
 
 
 
 
 
 
 
 
 
 
 
 
 
 
 
 
 
 
 
 
 
 
 
 
 
 
 
 
 
 
 
 
 
 
 
 
 
 
 
 
 
 
 
 
 
 
 
 
 
 
 
 
 
 
 
 
 
 
 
 
 
 
 
 
 
 
 
 
 
 
 
 
 
 
 
 
 
 
 
 
 
 
 
 
 
 
 
 
 
 
 
 

 
 

 
 
 
 
 
 
 
 
 
 
 
 
 
 
 
 
 
 
 
 
 
 
 
 
 
 
 
 
 
 
 
 
 
 
 
 
 
 
 
 
 
 
 
 
 
 
 
 
 
 
 
 
 
 
 
 
 
 
 
 
 
 
 
 
 
 
 
 
 
 
 
 
 
 
 
 
 
 
 
 
 
 
 
 
 
 
 
 
 
 
 
 
 
 
 
 
 
 
 
 
 
 
 
 
 
 
 
 
 
 
 
 
 
 
 
 
 
 
 
 
 
 
 
 
 
 
 
 
 
 
 
 
 
 
 
 
 
 
 
 
 
 
 
 
 
 
 
 
 
 
 
 
 
 
 
 
 
 
 
 
 
 
 
 
 
 
 
 
 
 
 
 
 
 
 
 
 
 
 
 
 
 
 
 
 
 
 
 
 
 
 
 
 
 
 
 
 
 
 
 
 
 
 
 
 
 
 
 
 
 
 
 
 
 
 
 
 
 
 
 
 
 
 
 
 
 
 
 
 
 
 
 
 
 
 
 
 
 
 
 
 
 
 
 
 
 
 
 
 
 
 
 
 
 
 
 
 
 
 
 
 
 
 
 
 
 
 
 
 
 
 
 
 
 
 
 
 
 
 
 
 
 
 
 
 
 
 
 
 
 
 
 
 
 
 
 
 
 
 
 
 
 
 
 
 
 
 
 
 
 
 
 
 
 
 
 
 
 
 
 
 
 
 
 
 
 
 
 
 
 
 
 
 
 
 
 
 
 
 
 
 
 
 
 
 
 
 
 
 
 
 
 
 
 
 
 
 
 
 
 
 
 
 
 
 
 
 
 
 
 
 
 
 
 
 
 
 
 
 
 
 
 
 
 
 
 
 
 
 
 
 
 
 
 
 
 
 
 
 
 
 
 
 
 
 
 
 
 
 
 
 
 
 
 
 
 
 
 
 
 
 
 
 
 
 
 
 
 
 
 
 
 
 
 
 
 
 
 
 
 
 
 
 
 
 
 
 
 
 
 
 
 
 
 
 
 
 
 
 
 
 
 
 
 
 
 
 
 
 
 
 
 
 

 
 
 
 
 
 
 
 
 
 
 
 
 
 
 
 
 
 
 
 
 
 
 
 
 
 
 
 
 
 
 
 
 
 
 
 
 
 
 
 
 
 
 
 
 
 
 
 
 
 
 
 
 
 
 
 
 
 
 
 
 
 
 
 
 
 
 
 
 
 
 
 
 
 
 
 
 
 
 
 
 
 
 
 
 
 
 
 
 
 
 
 
 
 
 
 
 
 
 
 
 
 
 
 
 
 
 
 
 
 
 
 
 
 
 
 
 
 
 
 
 
 
 
 
 
 
 
 
 
 
 
 
 
 
 
 
 
 
 
 
 
 
 
 
 
 
 
 
 
 
 
 
 
 
 
 
 
 
 
 
 
 
 
 
 
 
 
 
 
 
 
 
 
 
 
 
 
 
 
 
 
 
 
 
 
 
 
 
 
 
 
 
 
 
 
 
 
 
 
 
 
 
 
 
 
 
 
 
 
 
 
 
 
 
 
 
 
 
 
 
 
 
 
 
 
 
 
 
 
 
 
 
 
 
 
 
 
 
 
 
 
 
 
 
 
 
 
 
 
 
 
 
 
 
 
 
 
 
 
 
 
 
 
 
 
 
 
 
 
 
 
 
 
 
 
 
 
 
 
 
 
 
 
 
 
 
 
 
 
 
 
 
 
 
 
 
 
 
 
 
 
 
 
 
 
 
 
 
 
 
 
 
 
 
 
 
 
 
 
 
 
 
 
 
 
 
 
 
 
 
 
 
 
 
 
 
 
 
 
 
 
 
 
 
 
 
 
 
 
 
 
 
 
 
 
 
 
 
 
 
 
 
 
 
 
 
 
 
 
 
 
 
 
 
 
 
 
 
 
 
 
 
 
 
 
 
 
 
 
 
 
 
 
 
 
 
 
 
 
 
 
 
 
 
 
 
 
 
 
 
 
 
 
 
 
 
 
 
 
 
 
 
 
 
 
 
 
 
 
 
 
 
 
 
 
 
 
 
 
 
 
 
 
 
 
 
 
 
 
 
 
 
 
 
 
 
 
 
 
 
 
 
 
 
 
 
 
 
 
 
 
 
 
 
 
 
 
 
 
 
 
 
 
 
 
 
 
 
 
 
 
 
 
 
 
 
 
 
 
 
 
 
 
 
 
 
 
 
 
 
 
 
 
 
 
 
 
 
 
 
 
 
 
 
 
 
 
 
 
 
 
 
 
 
 
 
 
 
 
 
 
 
 
 
 
 
 
 
 
 
 
 
 
 
 
 
 
 
 
 
 
 
 
 
 
 
 
 
 
 
 
 
 
 
 
 
 
 
 
 
 
 
 
 
 
 
 
 
 
 
 
 
 
 
 
 
 
 
 
 
 
 
 
 
 
 
 
 
 
 
 
 
 
 
 
 
 
 
 
 
 
 
 
 
 
 
 
 
 
 
 
 
 
 
 
 
 
 
 
 
 
 
 
 
 
 
 
 
 
 
 
 
 
 
 
 
 
 
 
 
 
 
 
 
 
 
 
 
 
 
 
 
 
 
 
 
 
 
 
 
 
 
 
 
 
 
 
 
 
 
 
 
 
 
 
 
 
 
 
 
 
 
 
 
 
 
 
 
 
 
 
 
 
 
 
 
 
 
 
 
 
 
 
 
 
 
 
 
 
 
 
 
 
 
 
 
 
 
 
 
 
 
 
 
 
 
 
 
 
 
 
 
 
 
 
 
 
 
 
 
 
 
 
 
 
 
 
 
 
 
 
 
 
 
 
 
 
 
 
 
 
 
 
 
 
 
 
 
 
 
 
 
 
 
 
 
 
 
 
 
 
 
 
 
 
 
 
 
 
 
 
 
 
 
 
 
 
 
 
 
 
 
 
 
 
 
 
 
 
 
 
 
 
 
 
 
 
 
 
 
 
 
 
 
 
 
 
 
 
 
 
 
 
 
 
 
 
 
 
 
 
 
 
 
 
 
 
 
 
 
 
 
 
 
 
 
 
 
 
 
 
 
 
 
 
 
 
 
 
 
 
 
 
 
 
 
 
 
 
 
 
 
 
 
 
 
 
 
 
 
 
 
 
 
 
 
 
 
 
 
 
 
 
 
 
 
 
 
 
 
 
 
 
 
 
 
 
 
 
 
 
 
 
 
 
 
 
 
 
 
 
 
 
 
 
 
 
 
 
 
 
 
 
 
 
 
 
 
 
 
 
 
 
 
 
 
 
 
 
 
 
 
 
 
 
 
 
 
 
 
 
 
 
 
 
 
 
 
 
 
 
 
 
 
 
 
 
 
 
 
 
 
 
 
 
 
 
 
 
 
 
 
 
 
 
 
 
 
 
 
 
 
 
 
 
 
 
 
 
 
 
 
 
 
 
 
 
 
 
 
 
 
 
 
 
 
 
 
 
 
 
 
 
 
 
 
 
 
 
 
 
 
 
 
 
 
 
 
 
 
 
 
 
 
 
 
 
 
 
 
 
 
 
 
 
 
 
 
 
 
 
 
 
 
 
 
 
 
 
 
 
 
 
 
 
 
 
 
 
 
 
 
 
 
 
 
 
 
 
 
 
 
 
 
 
 
 
 
 
 
 
 
 
 
 
 
 
 
 
 
 
 
 
 
 
 
 
 
 
 
 
 
 
 
 
 
 
 
 
 
 
 
 
 
 
 
 
 
 
 
 
 
 
 
 
 
 
 
 
 
 
 
 
 
 
 
 
 
 
 
 
 
 
 
 
 
 
 
 
 
 
 
 
 
 
 
 
 
 
 
 
 
 
 
 
 
 
 
 
 
 
 
 
 
 
 
 
 
 
 
 
 
 
 
 
 
 
 
 
 
 
 
 
 
 
 
 
 
 
 
 
 
 
 
 
 
 
 
 
 
 
 
 
 
 
 
 
 
 
 
 
 
 
 
 
 
 
 
 
 
 
 
 
 
 
 
 
 
 
 
 
 
 
 
 
 
 
 
 
 
 
 
 
 
 
 
 
 
 
 
 
 
 
 
 
 
 
 
 
 
 
 
 
 
 
 
 
 
 
 
 
 
 
 
 
 
 
 
 
 
 
 
 
 
 
 
 
 
 
 
 
 
 
 
 
 
 
 
 
 
 
 
 
 
 
 
 
 
 
 
 
 
 
 
 
 
 
 
 
 
 
 
 
 
 
 
 
 
 
 
 
 
 
 
 
 
 
 
 
 
 
 
 
 
 
 
 
 
 
 
 
 
 
 
 
 
 
 
 
 
 
 
 
 
 
 
 
 
 
 
 
 
 
 
 
 
 
 
 
 
 
 
 
 
 
 
 
 
 
 
 
 
 
 
 
 
 
 
 
 
 
 
 
 
 
 
 
 
 
 
 
 
 
 
 
 
 
 
 
 
 
 
 
 
 
 
 
 
 
 
 
 
 
 
 
 
 
 
 
 
 
 
 
 
 
 
 
 
 
 
 
 
 
 
 
 
 
 
 
 
 
 
 
 
 
 
 
 
 
 
 
 
 
 
 
 
 
 
 
 
 
 
 
 
 
 
 
 
 
 
 
 
 
 
 
 
 
 
 
 
 
 
 
 
 
 
 
 
 
 
 
 
 
 
 
 
 
 
 
 
 
 
 
 
 
 
 
 
 
 
 
 
 
 
 
 
 
 
 
 
 
 
 
 
 
 
 
 
 
 
 
 
 
 
 
 
 
 
 
 
 
 
 
 
 
 
 
 
 
 
 
 
 
 
 
 
 
 
 
 
 
 
 
 
 
 
 
 
 
 
 
 
 
 
 
 
 
 
 
 
 
 
 
 
 
 
 
 
 
 
 
 
 
 
 
 
 
 
 
 
 
 
 
 
 
 
 
 
 
 
 
 
 
 
 
 
 
 
 
 
 
 
 
 
 
 
 
 
 
 
 
 
 
 
 
 
 
 
 
 
 
 
 
 
 
 
 
 
 
 
 
 
 
 
 
 
 
 
 
 
 
 
 
 
 
 
 
 
 
 
 
 
 
 
 
 
 
 
 
 
 
 
 
 
 
 
 
 
 
 
 
 
 
 
 
 
 
 
 
 
 
 
 
 
 
 
 
 
 
 
 
 
 
 
 
 
 
 
 
 
 
 
 
 
 
 
 
 
 
 
 
 
 
 
 
 
 
 
 
 
 
 
 
 
 
 
 
 
 
 
 
 
 
 
 
 
 
 
 
 
 
 
 
 
 
 
 
 
 
 
 
 
 
 
 
 
 
 
 
 
 
 
 
 
 
 
 
 
 
 
 
 
 
 
 
 
 
 
 
 
 
 
 
 
 
 
 
 
 
 
 
 
 
 
 
 
 
 
 
 
 
 
 
 
 
 
 
 
 
 
 
 
 
 
 
 
 
 
 
 
 
 
 
 
 
 
 
 
 
 
 
 
 
 
 
 
 
 
 
 
 
 
 
 
 
 
 
 
 
 
 
 
 
 
 
 
 
 
 
 
 
 
 
 
 
 
 
 
 
 
 
 
 
 
 
 
 
 
 
 
 
 
 
 
 
 
 
 
 
 
 
 
 
 
 
 
 
 
 
 
 
 
 
 
 
 
 
 
 
 
 
 
 
 
 
 
 
 
 
 
 
 
 
 
 
 
 
 
 
 
 
 
 
 
 
 
 
 
 
 
 
 
 
 
 
 
 
 
 
 
 
 
 
 
 
 
 
 
 
 
 
 
 
 
 
 
 
 
 
 
 
 
 
 
 
 
 
 
 
 
 
 
 
 
 
 
 
 
 
 
 
 
 
 
 
 
 
 
 
 
 
 
 
 
 
 
 
 
 
 
 
 
 
 
 
 
 
 
 
 
 
 
 
 
 
 
 
 
 
 
 
 
 
 
 
 
 
 
 
 
 
 
 
 
 
 
 
 
 
 
 
 
 
 
 
 
 
 
 
 
 
 
 
 
 
 
 
 
 
 
 
 
 
 
 
 
 
 
 
 
 
 
 
 
 
 
 
 
 
 
 
 
 
 
 
 
 
 
 
 
 
 
 
 
 
 
 
 
 
 
 
 
 
 
 
 
 
 
 
 
 
 
 
 
 
 
 
 
 
 
 
 
 
 
 
 
 
 
 
 
 
 
 
 
 
 
 
 
 
 
 
 
 
 
 
 
 
 
 
 
 
 
 
 
 
 
 
 
 
 
 
 
 
 
 
 
 
 
 
 
 
 
 
 
 
 
 
 
 
 
 
 
 
 
 
 
 
 
 
 
 
 
 
 
 
 
 
 
 
 
 
 
 
 
 
 
 
 
 
 
 
 
 
 
 
 
 
 
 
 
 
 
 
 
 
 
 
 
 
 
 
 
 
 
 
 
 
 
 
 
 
 
 
 
 
 
 
 
 
 
 
 
 
 
 
 
 
 
 
 
 
 
 
 
 
 
 
 
 
 
 
 
 
 
 
 
 
 
 
 
 
 
 
 
 
 
 
 
 
 
 
 
 
 
 
 
 
 
 
 
 
 
 
 
 
 
 
 
 
 
 
 
 
 
 
 
 
 
 
 
 
 
 
 
 
 
 
 
 
 
 
 
 
 
 
 
 
 
 
 
 
 
 
 
 
 
 
 
 
 
 
 
 
 
 
 
 
 
 
 
 
 
 
 
 
 
 
 
 
 
 
 
 
 
 
 
 
 
 

 
 
 
 
 
 
 
 
 
 
 
 
 
 
 
 
 
 
 
 
 
 
 
 
 
 
 
 
 
 
 
 
 
 
 
 
 
 
 
 
 
 
 
 
 
 
 
 
 
 
 
 
 
 
 
 
 
 
 
 
 
 
 
 
 
 
 
 
 
 
 
 
 
 
 
 
 
 
 
 
 
 
 
 
 
 
 
 
 
 
 
 
 
 
 
 
 
 
 
 
 
 
 
 
 
 
 
 
 
 
 
 
 

 
 
 
 
 
 
 
 
 
 
 
 
 
 
 
 
 
 
 
 
 
 
 
 
 
 
 
 
 
 
 
 
 
 
 
 
 
 
 
 
 
 
 
 
 
 

 
 
 
 
 
 
 
 
 
 
 
 
 
 
 
 
 
 
 
 
 
 
 
 
 
 
 
 
 
 
 
 
 
 
 
 
 
 
 
 
 
 
 
 
 
 
 
 
 
 
 
 
 
 
 
 
 
 
 
 
 
 
 
 
 
 
 
 
 
 
 
 
 
 
 
 
 
 
 
 
 
 
 
 
 
 
 
 
 

 
 
 


 
 
 

 
 
 
 
 
 
 
 
 
 
 
 
 
 
 
 
 
 
 
 
 
 
 
 
 
 
 
 
 
 
 
 
 
 
 
 
 
 
 
 
 
 
 
 
 
 
 
 
 
 
 
 
 
 
 
 
 
 
 
 
 
 

 
 

 


The Spider Men

【抓住这喜庆的一天的尾巴 把旧文发出来hhh
本来是CWW前写的 CWW后知道了更多柚子的事感觉要改 现在趁着没被蒸煮的新糖砸死 再嗑一发旧糖吧= =
全都是关于小蜘蛛的片段 白开水+流水账文学 比蒸煮差远了 虽然还是不要上升】

1.
在#CionTU问题征集的tag下刷到那个问题时他有点惊讶。

“嘿Yuzu,恭喜夺冠!你能把和博洋合影的这张的自拍视角晒出来吗?plz plz大家都很想看~”

“大家都很想看”---所以,粉丝们都注意到那张自拍被藏起来了吗?羽生结弦不由得胡思乱想,他们是否注意到了更多细节---比如用的是他自己的手机。比如蜘蛛侠的手势。甚至他暗藏的心思。啊,群众的观察力真是可怕。

那是他和天天第一张真正意义上的、只有他们的自拍。纯白的男孩靠在橘红男孩的肩头,笑得眉眼弯弯。因为仰角的关系,两人的下巴都削尖了几分--他记得天天很喜欢在直播里用这种镜头,说是能拍出“锥子脸”。他们的左手指尖微妙地搭在一起,像两只手拉手的小蜘蛛。

关于这张自拍他记得很多事。比如他在健忘了两星期后,终于在倒数第二天记得把组委会发的手机充上电并且随身带着。比如他在碰到金博洋时,终于想起来自己带了手机。比如当时隋文静操着大碴子味儿英语热情地招呼他,而他听到“take a photo”时几乎是慌乱地点头,结结巴巴地说“why not use my, my phone." 比如韩聪一本正经脸上松动的神情,隋文静爽朗的笑声,还有博洋,一声没吭,乖巧地躲在他身后探出头。

比如当博洋的小手指轻轻触上他的指尖时,那种从心底传来的奇妙酥麻。回想起来,真是不好意思呢。

眼前的屏幕里,两朵年轻的、鲜活的笑容绽放着。是的,还有他们最爱的蜘蛛侠手势。没有任何遗憾。

这条推特还让他意识到,博洋没有把自拍给任何人看。只加好友的Ins小号上没发,更公开的平台上也没有。而博洋一向很大方地晒他俩的有爱互动---博洋曾笑言,只要有他同框,拍的东西热度就会噌噌上涨。

然而没有第三个人看到这张照片。这是他俩在默契中共守的秘密。

2.
戴上耳机,如入无人之境。耳内环绕的旋律总让人有引吭高歌的冲动。不幸的是,Yuzu师弟属于会开口唱出来的那一类:最近他不知怎的迷上了Spider Man的主题曲,经常在冰场遍如痴如醉地哼---(音调委实“即兴”)---一边步履风骚。

午餐时Yuzu照例一手握着勺子扒饭,一手抓着横屏。不过看他今天的神色似乎并不是在打游戏。“Ah,“他忽然小声叽咕了一串日语,听口气还十分兴奋。他把iTouch凑到眼前端详,空闲的另一只手在桌面上拍出激越的鼓点。

费尔南德兹瞪着笑成一朵花的Yuzu师弟,还没问出口,只见Yuzu又发疯了。他一会儿“啪”地比出双手打枪的定格动作,一会儿又对着自己翻了个手腕下压的蜘蛛侠手势,全程都在咯咯傻笑。

费尔南德兹把头绪理在一起,这才恍然大悟。他转过头,对神色复杂的车俊焕师弟耸耸肩道:“He's a goner.” (他的心被带跑了。)

等到赫尔辛基遇见蜘蛛侠本人,Yuzu还不知道怎么痴汉呢。


【无比羞耻的tbc 我好菜啊

Twitter段子搬运集合/净化tag

P1: 假如柚子偷偷学会中文,只听不说,悄悄把听到的天天提到自己的一切写在日记里---?(大概是一个双暗的脑洞)
P2 上:柚子看到金天天bling bling的冰刀被闪瞎眼了
下:双担粉,觉得柚子和天天两个人的表演和成长超级棒,大爱他们的认真努力和谦逊的态度!!(蒸煮真的是特别美好的两个人啊)
P3: 偶像说在练4A,那么我要向干拔6A的乔治学习了。。(总觉得是柚子--天天--乔治的Axel大三角orz)

哎??似乎跟群里发现的糖撞梗了hhh 旱地拔6A一会hhh


所以说天儿实际上已经喊过yuzuru了。。又一次输给真人.jpg


记得追柯南当新兰党的时候就听说过,Xiyiji和Ran互称名字是非常密切的人才可以。。(不是父母就是恋人,连长辈密友都有别的缀称)


p.s. yuzuvier即海牛,在外网有些热度


p.p.s 我意识到敏感词是哪个了---tong xing lian。但是我觉得用“弯”这个字在故事语境里有点随便了。anyway。。

[分析批注]在Kylo的官方角色歌单中找肉渣吃。一首暗黑压抑的Reylo。(*脑补很多,跟歌曲创作原背景无关,唐突了muse粉丝们提前致歉)


最开始听Dead Inside时,觉得这歌风格有点迷幻,跟对待情感沉默又内敛的Kylo不太像(?)但主唱的声线和气息实在很迷人:时而呻吟,时而低语。有几个音节像在细细品味享受,有几个音节又像在刀尖上滚过。最后借着朦胧又跳脱的歌词,我脑补出了一个嗑药后疯狂想着Rey的Kylo Ren。

【以下歌词,建议配合原曲食用】
DEAD INSIDE
Revere a million prayers
And draw me into your holiness
【他跪倒在地。但这次不再是臣服于Snoke】
But there's nothing there
Light only shines from those who share

【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得到光明】
 

Unleash a million drones 【**漫天TIE和X-wing飞到空中。一切都那么荒诞】
And confide me then erase me babe 【亲爱的,囚禁我,将我抹成空白吧】
Do you have no soul?
It's like it died long ago

【就像Rey指控他是monster一样,他也在质问自己的镜像是否没有灵魂。答案是,他早已死去,或许从被Luke背叛的那一夜就死了。】

(副歌*1 脑内肌肤相亲)
Your lips feel warm to the touch
You can bring me back to life
On the outside you're ablaze and alive
But you're DEAD INSIDE

【Rey,她的名字是光的姐妹,是正义的英雄,是光明原力的新希望。她如此明丽--但他偏说她“dead inside“。也许这是恶毒的诅咒,也许因为只有他知道,她能有多黑,多绝望。和他一样。】


[这一段奇数句上扬,偶数句下行。刻画两个人的对立,一明一暗。]
You're free to touch the sky 【你在阿奇托上用原力感知,触摸着远方】
Whilst I am crushed and pulverised 【我在歼星舰上被折磨,被迫毁掉我最珍视的东西】
Because you need control
Now I'm the one who's letting go

You like to give an inch 【你给我的,是一只手和一个自己】
Whilst I am giving infinity 【我给你的,是无限的可能性。我愿意陪你走无尽的原力之道,我献给你整个银河。】
But now I've got nothing left
You have no cares and I'm bereft

【然而,你毫不在乎。你抛下我离去,现在我一无所有。】


(副歌*2)
Your skin feels warm to caress
I see magic in your eyes
On the outside you're ablaze and alive
But you're DEAD INSIDE

【温暖而柔软,少女的肉体如此富有生机。你美得耀眼--但你本质已死。】


[多种意义上的高潮。最深处的欲求击垮了他]
Feel me now
Hold me please
 【求求你,抚摸我,拥抱我吧】
I need you to see who I am 【Kylo Ren抑或Ben Solo,我的本性到底是谁?】
Open up to me
Stop hiding from me

【我们回到了塔科达纳的林中,你像受惊的小鹿躲在枝叶后面。这一次,我会抚上你的脸,安慰你不要害怕,请求将你抱起,离开。】
It's hurting babe
Only you can stop the pain

(他在那里,soothing his painful erection,绝望地呼喊着她的名字。声音浪高过一浪,恰似他迫近的临界点。
他瘫在雪地里动弹不得,贪婪地烤着她的熊熊怒火,她灼灼的目光是能量的无尽源泉。就快了---忽然她神色惊恐,掉头跑开---不!)
Don't leave me out in the cold
Don't leave me out to die
I gave you everything
I can't give you anymore
Now I've become just like you

【不要,不要离我而去--我给了你我拥有的一切---】

【终于,我进入了你。你的芬芳,温馨,生机,乃至底下的危险,都是那么亲切熟悉,仿佛它们长久以来就是未唤醒的,我自身的一部分。】
My lips feel warm to the touch
My words seem so alive
My skin is warm to caress
I'll control and hypnotise
You taught me to lie without a trace
And to kill with no remorse
On the outside I'm the greatest guy

【红色的穹顶下,你教会了我控制意念。你教我完美地欺瞒。是你,教我杀戮,没有一丝心软。而现在,我已成了最高领袖----】
Now I'm DEAD INSIDE
【而现在,我已彻底死去。故事的叙述终究还是回到了清醒而冰冷的原点。】


一首角色歌能唱出一打文里写不出的混乱黑暗,压抑,病态的迷人。
I want you,so damn much. 整首歌似乎只唱了这一句。


*专辑Drones是表达类似1984的主题的。作为全专第一首歌,Dead Inside被滚石杂志评论为“muse将一段情感关系狂暴的终结浓缩进了一首funky pop song”。

**drones实际上是无人机,更像是表达个体的“缺乏思想”。而在这个故事里,无名TIE和X-wing飞行员也确实是思维毫不重要的个体。

[Reylo] 翻译 Forms 剑式 (5)

发布了长文章:[Reylo] 翻译 Forms 剑式 (5)

点击查看

乡下姑娘芮芮进城啦~ 人物群像很赞的一章233 开罗人中途突然上线==

[翻译]Forms 剑式 (4.5)

图有2P。车很完整,原文很高冷优雅,翻译。。。

第四章上半章链接

以下是作者注和翻译的吐槽:

【作者注】
其实也没啥好说的,除了我自作主张用了f**k这个词,而就我所知,正史作品里实际上从未出现f**k……开玩笑,这可是同人文。我要去忏悔一波,再见。


【名词注释】
[3]处罚者号与贾库战役:“恩多战役一年后,新共和国与银河帝国在外环沙漠行星贾库(Jakku)爆发了一场大规模战役。在战斗中,由舰长赛恩娜·雷(Ciena Ree)指挥的帝国歼星舰“处罚者号”(Inflictor)坠毁在贾库地表。贾库战役以新共和国获胜而告终。贾库战役后,帝国再也无力对新共和国发动大规模战役,被迫与新共和国签署一份条约。帝国在核心世界(Core Worlds)和内环(Inner Rim)的所有飞船都必须待在条约规定的边界内。“ 摘自贴吧大佬==(这场战役也是为什么贾库会成为拾荒者天堂的原因。)

[4]batha就是会产蓝奶的那种生物==形容讲话像班萨饲料大概是指全是nonsense的意思吧。

[5]龙驼ronto,爬行类,母星为塔图因,平均高4-5米,常用于货物运输。

*这作者也是神了,脱个衣服也有scrape,shove,peel若干表达方式。。Orz

*这里芮芮的表现让我想到了琴厄索妹子的经历。。星战世界的少女还是挺自主的= =

*倒数第二段高亮啊!!开罗人面临选择1. 把芮芮拐到台球面前 2. 和她一起私奔hhhh 然而最后他选择了3.伺机而动。。。